匠心巧手

靛蓝故事,邵阳蓝印花布一抹岁月漂洗的靛蓝

这是一组以蓝印花布为主题拍摄的中国风环境人像作品,将那人那物拍摄的湖南千年古郡邵阳蓝印花布人像链接起来,简述蓝印花布历史、文化和传承。
 

 
蓝印花布是传统的镂空版白浆防染印花,又称靛蓝花布,俗称“药斑布”、“浇花布”,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年历史。最初以蓝草为染料印染而成。蓝印花布用石灰、豆粉合成灰浆烤蓝,采用全棉、全手工纺织、刻版、刮浆等多道印染工艺制成。

邵阳蓝印花布曾经以纹样古朴、占线细密、巧为拼集、虚实明暗,注重大的色块对比和细部刻画,具有强烈的震撼力和清新的美感而备受人们的喜爱。然而,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外来“洋布”冲击和国外染料进入国内市场,传承了几百年的蓝印花布,被认为“色调单一、粗俗土气”而逐渐被淘汰。

蓝印花布工艺的传承人、现已65岁的蒋良寿。据说他对这一祖传的行当特别感兴趣,即便是在蓝印花布陷入低谷、无人问津的时候,他也坚持在农闲时染些蓝印花布以供家用。祖传的那些印染的家当他一直也舍不得扔掉,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存着,甚至保存有几张解放前使用过的模版。当美艳成为平常,浮华成为累赘的时候,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再度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土而俗的蓝印花布重出江湖,又渐渐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并蔚为时尚。

 

 
邵阳蓝印花布又称豆浆布,是一种用石灰豆浆防染花靛蓝色的双色布。深重的蓝,纯净的白,质朴的色彩,古拙的纹样,显现出浓烈的乡土气息。邵阳蓝印花布源自远古时代苗族、瑶族人的"阑干斑布"和"蜡缬"。
据《邵阳县志》、《宝庆胜揽》记载:唐贞观时期,邵阳境内棉纺织业兴起,邵阳人在苗瑶腊染的基础上,首创以豆浆石灰代蜡防染的印染法。至明清两朝,邵阳由于水陆交通发达,资江直抵长江,武汉有专用的宝庆布码头,商贾云集,已成为华南乃至西南地区最大的蓝印花布生产、染印、销售中心。邵阳因此被誉为蓝印花布之乡。

 
邵阳蓝印花布,以耐磨耐脏及透气吸汗的特性深受人们喜欢,成为不可或缺的生活元素。蓝印花布不但实用也有很高的审美价值,蓝印花布所选用的纹样素材,取材于百姓喜闻乐见的民间故事戏剧人物,但更多的是由动植物和花鸟组合成的吉祥纹样,采用暗喻、谐音,类比等手法,往往会含有某种吉祥的意义,抒发了民间百姓憧憬美好未来的理想和信念,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民族共同的心理状态、传统的民间风俗和寻常百姓的审美情趣,画面里洋溢着浓烈的乡土气息。


邵阳蓝印花布用简单、原始的蓝、白两色,创造出淳朴、自然、绚丽多彩的艺术世界,其深重的蓝,纯净的白,质朴的色彩,古拙的纹样,显现出浓烈的乡土气息,是我国传统印染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支奇葩。于是,火辣辣的阳光下,蓝天、白云、青草地、小村庄和晾晒在竹竿上的蓝印花布,成为人们记忆中最绚丽的风景。

蓝靛草染出来的布料不会对人身体造成伤害,还有医药效果。印染蓝印花布用的是植物蓝靛,蓝靛是一种草本植物,它的栽培及制作在瑶族人民中具有悠久的历史。蓝靛可作染料,亦可做药用。《本草汇言》记载:“蓝淀,解热毒,散肿结,杀虫积之药也。” 蓝印花布的生产,有别于化学染料的应用。据说,天然染料大都有药物价值,有的可抗菌消炎,有的可活血化淤。染织物从染缸里取出晾在空气中氧化,就由黄变绿、由绿转蓝,又成为不溶性色质,因此坚固而不褪色,同时不会产生污染环境和有害人体健康的废水。

 
蓝印花布是一种历史悠久的传统手工印染制品。传说有一个姓梅的小伙子不小心摔了一跤,摔在了泥地里,衣服变成了黄颜色,怎么洗也洗不掉,但人们看到后却很喜欢,然后他就把这件事告诉他一个姓葛的好朋友。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们把布晾在树枝上晒干时不小心被风吹到了地上,地上正好有一堆蓼蓝草,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板蓝根草,它里面有一种成分叫靛蓝,可以把布染成蓝色,等他们发现这块布的时候,黄布已变成了一块花布,“青一块、蓝一块”他们想这奥秘肯定在这个草上。
 
此后,两人又经过多次研究,终于把布染成了蓝布,梅葛两位先生也就成为了蓝印花布的祖师爷。


邵阳蓝印花布曾经以纹样古朴、占线细密、巧为拼集、虚实明暗,注重大的色块对比和细部刻画,具有强烈的震撼力和清新的美感而备受人们的喜爱。然而,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外来“洋布”冲击和国外染料进入国内市场,传承了几百年的蓝印花布,被认为“色调单一、粗俗土气”而逐渐被淘汰。

邵阳蓝印花布的主要作品有花布、被面、床单、门窗、桌布、包袱、枕巾、帐檐、腰带、头巾、围裙、肚兜、椅巾等,以蓝印花被面、床单、帐檐最为著名。其实,蓝印花布与邵阳乡间的民俗紧密相连,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中几乎无处不在。女人们身上穿的、头上载的、床上盖的、日常用的都是蓝印花。

以前,女儿出嫁时一定要带上母亲早已准备好的一条用靛蓝布做成的饭单,这样的习俗是显示女儿嫁到男家后“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治理家政能力。姑娘出嫁时的衣被箱里必定会有一、二条蓝印花布被面,大都是龙凤呈祥,凤戏牡丹图案的“龙凤被”,称之为“压箱布”。




 
那是怎样的被岁月洗涤的靛蓝,无须土壤,无须阳光,只要有染坊,就能绽放;陶缸是你的温床,蓝草是你的营养,土布是你的花房,天然决定了你的质朴,手工造就了你的粗犷。
 
阳光下,蓝天、白云、青草地、小村庄和晾晒在竹竿上的蓝印花布,成为人们记忆中最绚丽的风景。


有关儿时蓝印花布的故事,邵阳县一位作家这样写道:

“我的记忆中,蓝印花布,是一种用石灰豆浆防染花靛蓝色的双色布,蓝是深重的蓝色,白是纯净的白色,色彩是质朴的,纹样是有着吉祥寓意的,风格是古拙而素雅,内涵是厚实而乡土。

小时候是盖着蓝印花布棉被长大的。那种深蓝色地印上白色花纹案的、质地很粗的‘大布’被子,温暖着我的童年。那时候,我家住在县城塘渡口镇的横街,隔壁就是一家染行。中学一个叫小丽的漂亮女生,不知是先喜欢上了蓝印花布呢,还是喜欢上了印染蓝印花布的人,在那个还很封闭的县城里,竟然在高中还没毕业就嫁给了那个叫“靛桶桶”的高大英俊的小伙子。制做蓝印花布所需要的气力、气概的阳刚之气与蓝印花布的以点、圆、线的美妙图案,协和了男女之美的气韵。

以煮染蓝印花布为主的晾晒场,更是雄气方刚、雌气东来的壮景。高高的木头柱子,横横竖竖搭成架子,将白云蓝天划成许多长方型的大格子,时有燕子穿梭其间。以蓝印花布为主流、以黑色、棕色(当地人叫香色)为支流的、也杂夹着大红大绿色的小溪流的各色布匹,像多彩的瀑布一样,在风中飘扬,散发着黄豆在阳光暴晒下的淡淡的香味。四口四方土砖垒起的大灶,支着硕大的大铁锅,大块大块的的木柴慷慨燃烧着……”

文字略带伤感与无奈,但却是我们这一代人对于蓝印花布以及孩提时代的真切而温暖的记忆与怀念。





 
这蓝印花布是属于江南女子的。蓝花小袄,蓝花竹裙,蓝花头巾,蓝花伞……点缀着江南的青山绿水,流动在石桥巷陌之间,成就了这独特的色彩韵味。
 
蓝底蓝得清纯,白花白得朴实,秀气却不落凡俗,典雅而不失明快。
 
青春娇艳的面容,亭亭玉立的身材,以及她们身上得体的蓝印花布服饰,完整地流动着江南女子特有的灵性。


 
姑娘们有着丁香一样的美丽,留住了丁香一样的颜色,却没有丁香一样的愁怨。
 
那是怎样的靛蓝色的清香,飘逸的衣角,渲染了天青色的水乡,镂空版的纹脉里,那长长的青石巷,承载了多少悲喜的过往。
 
那一份时代久远的靛蓝,把心事串成,沉静华美的诗行,把思念的月光,捎向远方,从此,岁月挪不开你深情的对望,你回眸一笑。。。
 

蒋良寿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蓝印花布传承人

-End-

图文 | 来自 那人那物&小屋清风
特别鸣谢:那人那物


 

更 多 原 创      扫 码 尖 叫

忠于生活



直接输入爪印猫力高高留言,结识一滚烫的人,故事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