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巧手

最后的月饼艺人孙宝德:孙氏糕点模具制作传人

在武侠小说中,有位名震江湖的玩刀大侠“小李飞刀”。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位刀功了得的师傅,他用700多把刻刀,一刀刀雕刻出千姿百态的糕点模具,让色香味美的糕点更加精致、美观。他,是顺义区高丽营镇闫家营村土生土长的民间艺人,全市唯一的纯手工制作糕点模具技艺的传人——孙宝德。



老孙已制作了1000多块有代表性的胶泥糕点模子,留给后代。

现在虽然实兴了机械化,可是人工的有人情味,刻出来的是老百姓的人心,吃的是文化。” ——月饼手艺人孙宝德用一把刻刀刻出了人们对团圆的渴望,对根源的追溯。

 



片中的孙宝德是雕刻月饼模具的第五代传人,月饼模具已有200多年历史,孙宝德从16岁开始随父亲学艺,跟木头、刻刀相伴四十多年。


十四万个日夜,七百多把刻刀,第五代传人
爷爷临走时说:“要敬重这门手艺,你刻的是一个模具,翻出来的就是几千几百个月饼。”

“我14岁开始做月饼模具,碗口大的地方就是我的世界。做了半个世纪,做了多少也数不清了。光最近的十几年,就摆满了整个墙面”
这么多年来写反字写惯了,平时无意当中就写成了反字



爷爷的父亲是当年给慈禧太后做祝寿月饼模具的艺人


一百零一个寿字,代表着万寿


“长江以北现在真正阴刻的没有了,就剩我一人了,这文化必须把它光扬下去。”

  长江以北独此一派

  早年间,老北京过中秋节,家里都得有个大号月饼。清《燕京岁时记·月饼》记载:供月月饼,到处皆有,大者尺余,上绘月亮蟾兔之形。那才最显模子的重要性和“模匠”的手艺。如今,糕点模具的制作已进入机器化时代,纯手工刻制的模具,在北京仅剩孙氏一家。孙氏糕点模具制作技艺,属于浮雕阴刻派,长江以北独此一派,雕刻出的作品拥有其独特特点,雕刻手法在民间雕刻中极为罕见。

  沿顺沙路行至闫家渠村,刚到村口就能看到孙氏糕点模具的大招牌。

  还没进门,就遇到攥着电话出来接客户的孙宝德。孙师傅个儿不高,偏胖,许是长期在屋里做活儿的原因,虽已经58岁,但老孙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几岁。中秋将至,正是老孙活最忙的时候,每天都有不少电话找他订制手工月饼模具。




 

  “孙氏祖传糕点模具,至今已有200余年历史。”提起自家祖传手工技艺,老孙打开话匣子,他爷爷的爷爷小时候在磁器口一模具店当伙计。由于勤快、机灵,颇得掌柜喜欢,掌柜的把一身本事都交给他,后来又被招为入赘女婿,由此诞生了孙氏糕点模具。到第二代传人孙万祥,更是名声大振。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时,有个在衙门里当差的衙役向官老爷说,老孙头做的糕点模具全北京城都知道,您何不给老佛爷送个新鲜的贺寿礼?于是官老爷连夜派人找到孙氏糕点模具当时的掌柜孙万祥,命他连夜赶制龙凤呈祥寿饼模具。当这块用60公斤面做成的龙凤呈祥寿饼呈现在老佛爷面前,慈禧大喜。据孙师傅说,至今故宫博物院里还收藏着这块龙凤呈祥模具。后来,清末李鸿章的千金出聘时,也派手下找到孙家订制了32块龙凤饼模具。

 

  七百刻刀精雕细刻

  孙氏糕点模具在历史上名噪一时,但进入新世纪以来,受到机器化工艺冲击,大不如前。直到2007年,孙氏糕点模具被列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传奇色彩的孙氏糕点模具制作技艺,才越来越多地被外人所了解。

  作为孙氏糕点模具技艺第五代传人,孙宝德16岁学艺,已与木头、刻刀相伴42年。虽说整天做木匠活儿,但他说自己不是木匠,应该叫“模匠”。

  老孙没学过美术,如果画画他只能画个大概,但只要拿起刻刀,就不一样了。看孙师傅做活儿,是一种享受。他左手执模,右手执刀,木屑翻飞处,刀锋如画笔般灵动流畅,刮、刨、凿、切、剔、刻,在一刀刀精准无误的雕刻下,一幅传统“中秋月明”图跃然木模之中,惟妙惟肖。

  孙师傅说:“字和人物最难刻,第一刀直着刻下去,第二刀斜着切下去,还要把木屑掏出来,这时难度最大。此外,人物的眼神也很关键,比如八仙过海的月饼模里,吕洞宾拿宝剑,眼睛必须得瞪着。”

  说起制作好模具的秘诀,孙师傅随手从工具架上拿起一块木头模胚,掂了掂说:“选木头是所有工序的基础。”模具在打糕点过程中,要经得起敲打和潮湿,所以对木料的成色是十分挑剔的。老孙的糕点模具,全部选用上好梨木,他得亲自挑选购买。一块梨木,先要手工削出模具的外形,再开荒料,也就是在木料上挖出与月饼大小一致的“坑”,直径小的仅为3厘米,大的尺寸可达1.2米。抛光后,再用铅笔打底稿,无论字、画都得反着打底稿,最后才开始精雕细琢。孙宝德说,因为习惯了刻反字,有时写字都会不经意间写反。


700把刻刀都是孙宝德的珍爱之物。

  在老孙的工作台旁,摆放着7个摞在一起的木箱子,里面整齐地码满了一把把刻刀。老孙说,他的刻刀大大小小加起来有700把,分圆口、反口、正口、斜凿、扁凿等不同刀型,其中一部分还是爷爷那辈儿留下来的“传家宝”。老孙十分看重这些刻刀,甭管多急多忙,都是轻拿轻放。他说:“这些刻刀都是定制的,现在铁匠铺没有了,坏了都没处买。”

  由于常年手握刻刀,孙宝德的手上布满了老茧,还有道道伤疤。伤得最严重的是当学徒时,刻刀穿透了手掌,鲜血“噌”的一下喷了一脸。出师后,老孙有次着急赶工,不小心被刻刀割断了左手大拇指手筋,至今活动起来还有些不灵便。
 

  为赶行市雕刻出新

  孙氏糕点模具技艺传至孙宝德这一辈,虽已人丁凋零,但影响不小。老孙展示了他和父亲刻的两块“百福百寿”模具,这是1984年他们专门为一位广受尊敬的老人祝寿时所刻。老孙说,光是这两块完整的梨木,就要生长300年以上。一块模具上刻有101个“福”字,另一块上面刻着101个“寿”字,全是篆字,但每个字形都不一样。这两个模具,是他们花费了半个月时间,精心雕琢而成,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去年,还有人专程上门要求做两个一样的“百福百寿”模具,留作收藏。

  老孙还曾受中央电视台和顺义电视台之托,制作第十一届亚运会会徽模具;受中央电视台之托,制作30年台庆糕点模具;为日本大使馆制作紫禁城图案糕点模具,并收藏于日本。即使是现在,来找他订制模具的客户也不简单,不仅有“稻香村”、“宫颐府”等老字号,也有北京饭店、国际饭店等五星级饭店,甚至日本、美国、韩国等慕名而来的外国客户也不少。



为适应客户需求,老孙也手工雕刻了一些半自动的月饼模具。

  不过,老孙的手工模具也在不断变革创新。现在,他也开始制作半自动的糕点模具,有挤压型、气动型,但不管怎么变,手工雕刻的模具图案却是始终不变的。“手工雕刻模具的艺术性永远是机器无法替代的。”老孙说,“现在很多糕点厂用聚四氟乙烯压制的糕点模具,比较起来,手工刻出来的更活泛、不呆板。”

 

  苦口婆心劝子接刀

  相比满是伤疤的双手,孙宝德如今更担心的是后继无人。历经岁月沉积,孙氏糕点模具始终有着清晰的传承脉络,但随着雕刻机的大量使用,面对批量生产的冲击,民间传统手工技艺显然无法抵御。以前,孙氏家族有30多人干这行,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苦苦支撑,延续这门传统手艺。于是,寻找传承人,成了老孙做梦都在“念叨”的头等大事。



儿子接班,老孙倍感欣慰。

  老孙家这门手艺是代代相传的,他曾把在外打工的儿子叫回来,用当年父亲传艺的方法逼着儿子接班,却遭到了反抗。儿子孙涛不情愿像父亲一样,永远拘束在一间屋中,守着刻刀孤独的过日子。无奈之下,老孙也曾广招徒弟,希望从中选出接班人,可现在的年轻人都希望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很少有人能一连几个月安心地坐在屋子里不动窝。老孙的招徒计划,最终落空。

  “我年纪大了,在干不动之前,想多做一些有文化性、艺术性的模具,多留下些精品。不管这门手艺以后能否传承下去,心里能踏实一些。”孙宝德说。看着老孙整天关在工作间里,从早忙到晚,累出了腰椎、颈椎病,近视度数也猛涨了300度,孝顺的儿子终于在老孙一次次苦口婆心的劝说后,回家了。

  别看小小一块月饼模具,从设计到成品的制成可是相当费神,包括设计、胚胎、作地、光漆、画印、雕刻、烘烤、磨活、作里抛光、配木作纸盒等众多工序。十几道工序下来,孙涛常常累得连一杯水都难以端平。而非遗的传承,不仅需要日积月累的基本功,更要有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一件普通的模具成品制成,需两三天到一周时间,高档和精细的雕刻则需要1个月乃至数月之久。这些对于“80后”孙涛,这个唯一的继承人来说,很有挑战性。

  “一套刀具有700把,当你知道每把家伙怎么用,就等于学会刻模子了。”孙涛说,他现在要学习的不仅是模具雕刻,还要学习怎么发扬这项非遗。“关键是传下去,让老爷子安心,非遗项目要想历久弥新,不仅方式、内容要创新,观念也要创新,这样才能赋予时代内涵。”除不断在传统模具图案上增加米老鼠、加菲猫等新样子,孙涛还希望开设全市第一家糕点模具博物馆,并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孙宝德
传承了二百多年手艺、专注于雕刻月饼模具的“孙氏一家”传人,长江以北唯一一位还在使用阴刻方式的手艺传承人

 

-End-

图文 | 来自 京郊日报、顺义时讯
特别鸣谢:刘菲菲记者、张立朝摄影师


 

更 多 原 创      扫 码 尖 叫

忠于生活



直接输入爪印猫力高高留言,结识一滚烫的人,故事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