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巧手

马惠娟与苏州缂丝,寸寸光阴刻出丝丝皇帝的新衣

         缂丝,是以桑蚕丝为原料的高档丝织手工艺品。其织造工序独特且繁复,人工代价很大,被尊为丝织品中贵的品种,民间向有“一寸缂丝一寸金”的说法。作为中国民间工艺美术,缂丝上溯唐宋以前,历经千年发展,工艺更臻细致完善,是存世罕见的手工纺织品技艺,2006年被列入国家首批口头与非物质遗产名录。
 

        由于技法独特和手工缂织,使缂丝具备了任何织绣方法所不能比较的优势。其用色和工艺不受限制,织成后的双面效果相同,历史上留下的许多珍贵的实用品和艺术品可以证明,其享誉国内外“织之中圣”的美名实不虚传。“缂丝”的身价高贵,于历朝历代,其制品主要为宫廷御用、官贾赏玩之物,民间一般无法承受。

从学艺的小姑娘到鬓角微白,从做缂丝时的沉静大气到聊起时的热切兴奋,马惠娟没有说多少匠心之类的流行话,但她却让我知道一个人应该持有的敬业的态度:专注地做这件事,并且乐于与他人分享这件事的美好。
第一次见到缂丝大师马惠娟时,她一身绛紫色的唐装,干净的短发,戴着老花眼镜。她与儿子肖锋一起走进来,有些拘谨,微笑着递过名片。但是一讲起缂丝,她马上打开了话匣子,话语里透露着一股热切。

织出来的文人画

        几十年前,“我们六个小姑娘由四个男师傅带着学艺”,那是身为苏州人的马惠娟第一次见到并了解缂丝。缂丝作为中国丝织工艺中最为高贵的品种,技艺繁复,耗时长,有“一寸缂丝一寸金”的说法。从北宋起,多为皇家织造衣物和临摹名人书画。以前所有的工匠们都要在皇宫里作活,普通百姓家自然难以一睹真容。
 

说话间,马惠娟打开了自己的一幅作品,这是一幅《荷渚鸳鸯图。阳光一对鸳鸯正在水中嬉戏,一只回头轻啄羽毛,一只仰头轻呼。它们的羽毛细如发丝,光影里每一根羽毛的色彩都在幻变。有着水蓝叶心,微黄叶边的莲叶被微风吹拂得弯了腰。水纹亦是一条条丝线织成的,好像手指一碰会激起层层涟漪。

整幅作品好像文人画与光影诗的结合,既有文人的清雅志趣,又有光影的搭配幻化,细腻得好像是一根根深浅不一的色线被密密地摞在一起。马惠娟有些骄傲地笑着说,“我们缂丝确实是一根根线织出来的呢

一寸缂丝一寸金

“我最喜欢听机器‘唧唧复唧唧’的声音”,马惠娟摆弄出在织布的手势,“那一下下的嘟嘟声让人平静。”织缂丝用的是平纹织机,一根根素色生蚕丝使了劲密集地绷紧在机上,叫做经线。横着的彩色熟蚕线则叫做纬线,分别被缠绕在一个个像小船的梭子上。

        做缂丝需要有美术功底。首先,马惠娟会先在纸上描出花稿,将它衬在经线的下方。然后再将图案一点点勾勒在经线上。作品有多长,经线就要多长。接着她跟着轮廓,从下往上,来回往返地织。留白的地方称为底板,要用素线织。有花纹的地方,要先抠出来,调配不同的色线。一幅一米长的作品通常织一年左右。

通经断纬

“我们缂丝有个专有名词叫做‘通经断纬’,这是它最大的特点”,因为色彩的一点点明暗变化,都须更换不同色彩的线,更换不同的梭子,断掉原来的纬线。因为缂丝的织法不是按照一个个纹样来织,而是一阶阶地来。有时候一片小芦苇叶,便要放着几十个小梭子。这些一串串看似杂乱无章的彩线,马惠娟却心中有数,下手有神。
 


 

        因为对颜色的苛求,让每一幅缂丝作品都有层层渐变的纹理、变幻的色彩,呈现如浮雕般的立体感,但触摸时觉得平坦如布面,而且正反面一样,这和刺绣的立体感完全不同。因为刺绣是在布上绣,是锦上添花,马惠娟有些骄傲地说道,“我们的缂丝是布与花样一起织,叫做‘无中生有’,因此必须每一针都对,错了就不能修复了。” 这种特性让缂丝能耐磨耐搓,有“千年不坏艺术织品”的美誉。

        当马惠娟将荷渚鸳鸯图摊开在灯光下时,一点点小针孔密密麻麻,清晰可见。这些针孔是颜色渐变时通经断纬留下的痕迹,亦是马惠娟寸寸光阴的证明。从19岁的小姑娘,到今天的非遗传承大师,马惠娟说得最多的心得,总是那句“做缂丝,人要静下来”。虽然有徒弟来学,多半是喜好,现在少有人像她当事业做,但马惠娟以她多年来的笃定,平静地说,“我相信好的东西总会留传下来的,我们的缂丝就是这样的”。


 

马惠娟(1953年~)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名人、苏州市工艺美术大师、苏州民间工艺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苏州吴中区(原吴县)胥口。从小便随母学习刺绣,掌握了民间刺绣针法,为以后从事缂丝事业奠定了基础。1972年马惠娟进入吴县机绣厂,后成立缂丝总厂,马惠娟有幸成为第一批艺徒,师承沈根娣、陈阿多、徐祥山。精通了明清技法,使之得到了继承延续,并进行了不断创新,并担任吴县缂丝总厂缂丝研究所技术总监。退休后居住在苏州吴中区光福,继续从事缂丝制作、传承与研究。1980年为香港霍丽娜小姐复制了宋代朱克柔的作品《莲塘乳鸭图》。1984年5月东渡日本,应邀在9个城市进行了表演,所到之处都受到了欢迎和礼遇。1994年被评定为国家级技师(当时全国只有4人获此职称)。2011年3月至4月应邀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缂丝、核雕艺术展》。

在30年的时间里,马惠娟的作品多次获得大奖:《虎啸图》是缂丝行业中第一副披毛类动物题材的作品,并在北京亚太地区国际博览会上获得银奖;《古寒山寺》获得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白花奖“金杯奖”;《寒山夕照》在第二届北京国际博览会上获得银奖,而《云龙图》则获得了该次博览会的金奖,开创了缂丝以泼墨写意画稿为题材的先河;《寒月孤雁》获第八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

其主要理论著作有:论文《略谈缂丝戗法》、《缂丝基本技法浅谈》、《合花线技法在写意画题材作品中的运用》等,并于2008年与吴中区文联合作完成《中国缂丝》一书。

马惠娟

Website:hhttp://www.mahuijuan.com

-End-

图文 | 来自 马惠娟&物道
特别鸣谢:物道(微信号:wudaoone)


 

更 多 原 创      扫 码 尖 叫

忠于生活


直接输入爪印猫力高高留言,结识一滚烫的人,故事就开始了。